讀物

課程安排

個人諮詢

KR

清理工具

一直以來,我都是通過閱讀書籍的方式,按照自己理解的方法去實踐荷歐波諾波諾。大約在15年前,我第一次參加講座,真正開始去了解荷歐波諾波諾。記得當時參加時,讓我感到驚訝的第一件事是,這位名字叫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的人,從開始演講到最後,一句問候的話語都沒有說過,甚至連“你好”也沒有說,就直接開始講解。

而我呢,一邊聽一邊難以掩飾驚訝的心情,但是我注意到,從開始到結束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只是講解關於清理的事情,和實踐清理的事情,除此之外,沒有其它。

在參加課程之前,當我還在以看書籍的方式實踐清理的時候,我就可以感觉到自身開始有了一些的變化,我開始慢慢的將注意力集中在精神層面,開始灵性的部分。

例如,當我早上醒來時,可以看到許多人站在我的腳下。我被這種看到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到的存在的體驗而感到恐怖。

如此的體驗似乎並不是在我的生命中第一次出現。其實在我小時候,就就曾經體驗過這些,並在這樣的問題和困惱中長大。我整天都在看著這些人,卻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和處理。

後來漸漸的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當我試著進一步了解荷歐波諾波諾後,再次又開始看到這些靈魂,此刻我感到非常的困惑,因為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已經擺脫了如此的困惑,然而選擇參加課程的同時,我又害怕擔心自己再次回到從前那恐怖般的日子。即使這樣,我還是想通過參加的方式,進一步明確自己究竟該如何去面對。於是我直接向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詢問,並期望從他那裡得到一些建議。

但是,在課程休息期間,想要和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直接對話,徵求意見的人排著常常的隊伍。明明知道這麼多人在排隊,肯定排不到我,但是還是抱著僥倖的心理等待在隊伍中,休息時間很短暫,結果沒有輪到我,於是我失望的回到了我的座位上。

就在那一刻,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拒絕了正在和他說話的一位女學員,然後徑直的走向了我,走到我的身旁,

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對我說:
“看來我需要和你談談。”

這時我心想,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感到意外的同時,也不知道究竟這一刻發生了什麼。

然後,我向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解釋說,我可以看到這些靈魂的真實體驗,以及自己的迷茫,我還試著解釋說,我通過閱讀書籍,按照自己的方式進行清理,但是清理的結果,不是不見了,而是越加可以看到這些靈魂。

接著,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詢問我說:
“他們在跟你談什麼?”

我回答說,“我不知道。他們都在用不同的語言在和我說話。有說德語的、日語的,還有許多其他的語言,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是活著的存在還是死了的存在。”

於是,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給了我寶貴的建議。

“不需要擔心哦,我要是你,就會在他們講話的時候做清理。以清理的方式向他們表達敬意,這樣,不管是自己還是這些靈魂,都可以回歸自由。”

當我在課程中繼續聽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談論,分享他在現實生活中面對並非實體存在的事物關係時,我堅信他說的話語,同時按照他的方式實踐清理。漸漸的我意識到,我不僅不再恐懼,恢復平靜,而且還對自己未來的生活充滿了信心。

就這樣參加完講座,過了一段時間,我得到靈感,靈感告訴我說,我需要參加在拉斯維加斯的課程。於是我從波士頓坐五個小時的飛機去上課。
這次課程的會場可以容納150人,當我到達會場,開始準備上課時,因為音響效果糟糕,許多學員對此表現出憤怒和沮喪。

當時的狀況,正是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常說的那句話,也是考驗大家時候,就是“究竟是誰在做主?”。於是我不斷的面對當下狀況清理,面向自身內在清理,心想,“究竟是我的內在發生了什麼,讓我在當下體驗如此的狀況?”

但就在學員們沮喪的聲音充斥著整個大廳的時候,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說,“去會場外的游泳池游泳吧,這樣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就這樣,對正在憤怒的參加學員說。聽到這句話,每個人似乎都很驚訝。不過話音一落,原本處在怒火沖天,焦躁不安的會場很快就安靜了下來,與此同時,音響的問題也消失了。如此的體驗,讓我再次深刻的感受到,一切問題的發生並非來自於外在,而是我們自身內在。

除此之外,還有一次,來自加拿大的兩名神經外科醫生參加課程。
他們無法接受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所說的,“無時無刻,我都願意對當下發生的狀況承擔起100%清理的責任”這句話。於是說:

我們的職業需要的是專業技能和知識來面對眾多的患者。所以,對於與各種不同病例的病人打交道的醫生來說,我們對病人正在面臨疾病的體驗為何需要承擔責任,又該如何承擔起責任呢。我們無法理解這些,也無法理解清理是如何運作與病人之間的關係的。

這時,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對在場的學員說,讓我們一起來閱讀「我」就是如此的「我」(開始祈禱文)吧。在用所有語言朗讀完祈禱文後,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詢問學員,大家現在的感受如何,於是有的學員說“平靜”,也有人說“憤怒”和“悲傷”之類的話。

隨後,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繼續說,請你面對當下這份情緒清理就好。

然後,兩位醫生的疑惑看似正在解開。他們認知並且意識到,他們的工作是淨化通過他們在治療工作中體驗的情緒,並且他們可以通過對這些來自自身的情緒進行清理的過程,將記憶釋放,如此不僅自身,同時包括患者與自己之間共存的記憶獲得釋放,回歸平靜。於是,似乎會場內的每一個人也都意識到這些。我清楚的記得在當時,在課堂上的那份專注力和分享帶來的智慧,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當有人問問題的時候,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總是鼓勵其他參與學員,在別人提出問題時請清理。結果,我意識並體驗到,提問者與我沒有區別,事實是一切都在我的內在。

如此的體驗,讓我深刻的意識到,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在每時每刻、每一次體驗中內省、關愛和淨化內在小孩時出現的“轉變”,同時也發生在我們身上。

每天我們的頭腦都在不停的思考,有時我們因為思考而忙忙碌碌,甚至沒有機會意識清理的瞬間,儘管有一些事情就發生在我們面前,需要清理 ,但依然被我們忽視。
每當在這些時候,我都會想起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的建議,閱讀「我」就是如此的「我」,面向自身內在,面對當下的情緒,意識此刻需要我清理。

無論清理後,帶給我的感受是多麼的渺小,我都知道,通過清理找到屬於我的那份光才是真正屬於我的工作。


追悼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訪談關聯訊息

2022年1月15日發送: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的軌跡

2022年1月21日發送:INTO DIVINITY(進入神性存在,回歸內在)

2023年1月15日發送:面對問題承擔100%責任的人<追悼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逝世一周年>

2023年1月17日發送:Vol. 1:瑪莉・科勒(第1部分)

2023年1月24日發送:Vol. 1:瑪莉・科勒(第2部分)

2023年1月31日發送:Vol. 1:瑪莉・科勒(第3部分)

2023年2月7日發送:Vol. 2:Marvin Kala’iki Grino

2023年2月14日發送:Vol. 3:WAI’ALE’A CRAVEN x

2023年2月21日發送:Vol. 4:平良・PUA・貝蒂

2023年2月28日發送:Vol. 5:Gulya Kekaulike Polikoff

2023年3月7日發送:Vol. 6:內洛‧塞克恩

2023年3月14日發送:Vol. 7:Jean-Pierre Deluca

2023年3月28日發送:Vol. 8:德博拉‧哈雷瓦‧曼吉斯

2023年4月11日發送:Vol. 9:蒙米拉尼‧拉姆斯特朗

2023年4月18日發送:Vol. 10:帕特里夏·萊奧拉尼·希爾

2023年4月25日發送:Vol. 11:艾琳‧施沃内克

2023年5月9日發送:Vol. 12:馬哈亞娜‧杜加斯特

2023年5月16日發送:Vol. 13:Dieliz Cecile Villegas Surita

2023年5月23日發送:Vol. 14:Willem Vreeswijk

2023年5月30日發送:Vol. 15:中里琴

2023年6月13日發送:Vol. 16:C. Jarnie Lee

2023年6月27日發送:Vol. 17:Constance ZHoku=Pana Webber

2023年7月4日發送:Vol. 18:Kamaile Rafaelovich

探訪修‧藍博士內容

丈夫帶小孩

為了貼補家用

孩子和學校

丈夫的工作

修‧藍博士視訊

體驗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