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物

課程安排

個人諮詢

KR

清理工具

── 艾琳女士在電視台擔任兒童教育節目製作人已有30多年的時間。而如今,無論你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可能都有看到並感受到越來越多的孩子在傳統價值和教育體系中掙扎。首先,您能為我們介紹一下您在清理與兒童有關方面的體驗分享嗎?

我也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所以曾經有一段時間也經歷過同樣的痛苦。但無論處於新的還是舊的教育體系中,重要的是要專注於當下你的感受以及你將如何看待當下狀況。換句話說,有兩種選擇:可以是在狀況中嘗試結合,也可以是透過清理將一切權力交由神性,所以呢,我會選擇後者。

── 清理不是思考“當下我遇到的問題是因為舊的教育體系!”,而是通過內省,消除讓你在當下體驗到的情緒和想法所持有的記憶,從而讓現實狀況更加開放明了的呈現在你的眼前。

身為父母,無論孩子多大,永遠都會為孩子的事情擔心。例如,如果我聽說兒子要開長途車,我就會擔心會不會發生交通事故。我的女兒和她的丈夫住在曼谷,所以我常常會想去看看他們,看看他們過得好不好,這些想法總是在我的腦海中反覆的出現。但當我知道,無論腦海中出現什麼樣的感覺或是想法的時候,我只需要清理,只是做清理就會讓我的內心更強大。

之前的我,總是會刻意的試著約束自己,讓自己的言行能夠成為孩子的榜樣,而不是主觀上強制的要求他們做些什麼,於是有時感到壓力很大,但是當我了解荷歐波 在諾波諾之後,信念變得更加的簡單,容易了。

我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作為單親媽媽在撫養他們時,我常常會責怪自己,責怪自己因為經濟上的原因而無法送他們上大學。不過,也是託了清理的福,後來兩個孩子自然而然的都找到了工作。比如說我的兒子,他是在參加工作後就讀了大學,研究生,現在正走在讀博士的路上。不管怎樣,不斷地實踐清理,讓我體會到無論在什麼狀況下,清理都會開闢出一條適合每個人的身份道路。

── 您是如何清理與“家人”相關的問題呢?

我特意寫下了,我能知道的所有家人的名字,並進行了清理。因為是混血,流著義大利血脈,所以名字也包含了與此相關的一切。也包括孩子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前夫,同時也包括他的親戚,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會寫下來清理。
因為我是提出離婚的那個人,所以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來清理,因為我提出離婚而給彼此的家人帶來的悲傷體驗,尤其是傷害了他和他的家人的負面情緒。漸漸的,平靜和感恩在我們彼此的關係中萌芽,以至於我們現在能夠珍惜曾經共同體驗的一切,而不去想那些悲傷的,曾經發生的一切。

── 清理讓我回歸平靜,現實也會相應地變得寧靜一些。我開始與我的內在對話。我雖然也離婚了,但是,我都會在自己意識的瞬間不斷的進行清理。在清理的過程中,有時依然會陷入泥沼般的爭吵狀態,但最終我們還是能夠回歸平靜,彼此之間保持著超越親密關係之上的友誼關係。

在這個過程中,我會清理那些蓄積於我內在,被我“緊緊抓住”不放的想要控制一切記憶,以及因記憶的重播而讓我在每一個當下體驗到的情緒所持有 的記憶。

出於某些原因,即時在我遇到一位典型的大男子主義男性的時候,我也不斷地告訴自己說,“任何事情,其發生的原因都不是因為外在,而是內在!”,並保持讓自己能夠一直處在清理的狀態。

即使選擇了離婚這種方式,但是目的都是想要釋放和消除,那些彼此之間共存的記憶,對吧? 因為我們想要的結果不是想要失去與祂之間一切聯繫,而是在彼此,回歸原本我們的自性的基礎上,保持適合於當下最合適的關係。如果,我們清理的目標就會清晰很多。

── 當你聽到“離婚”這個詞時,你是否會傾向於認為這是一場從頭到尾的爭吵,並帶來許多的負面形象?

婚姻關係和感情是由作為婚姻制度基礎的給予和索取所決定的,然而这并不會永遠的持續下去。你需要無條件的去愛,但你卻一直被害怕失去而恐惧。當你第一次在戀愛關係中遇到某人時,总有一些特殊的因素让彼此互相吸引,即使在你認為能夠一起轻松的生活并选择结婚,但是在后续的生活中依然会体验到矛盾和怀疑。所以在我认知这一点的时候,我开始,尤其注重在对“期望”的清理。例如,我是義大利的忠實粉絲,所以当我遇到我的前夫时,立即选择了结婚,并加入了義大利。然而,由于我自己拥有极大的自我,所以我为了满足自我而不顾一切地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并不断在他身上寻求满足。最终,我迫使那个没有自我的他满足不了我的需求,伤害了他,导致了婚姻的破裂。那时,我不理解他存在的意义,也無法接受他試圖给与我和孩子的愛。在我看来愛不只是看得见,吃得著,用得著的事物。而是精神上的满足。于是我決定離婚,离婚后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我自己做!即使这样我依然熱情的面对生活,但30年後,我终于意識到,我是那個被自我蒙蔽了雙眼的人。清理让我慢慢的开始觉醒和意识,以及在那时他對我來說的意义以及他想給我的一切。现在我們每週都會像親密朋友一樣見面並經常保持着聯繫。 他的父母年老且患有慢性病,所以我總是会盡我最大的能力確保他們一切安好。我和孩子們之间也建立了信赖并且让彼此舒适的关系,他们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是我從來都沒有想到的,在这短短的幾年時間里,我們彼此能够建立并拥有如此的關係。

── 真棒。那我想你一定做了很多的清理吧。

真的是太棒了,是的,我不斷的實踐清理。



Irene Schwonek(艾琳‧施沃內克)女士 在2009年第一次參加荷歐波諾波諾官方課程,目前在德國以認定講師身份教課。 曾經在慕尼黑一家商業電視台的兒童頻道擔任了多年製片人的工作,同時擁有作家和LOMILOMI治療師的身份。 單擊此處閱覽探訪艾琳‧施沃內克女士的分享內容。

探訪講師內容

視訊

體驗分享

清潔工的工作與清理

我不是孤獨的人

每一個自性

兒子和我